中文 | English | 微信 | 微博
2019年03月20日 星期三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徐韩飞:将青春三次奉献给藏区的乡村教师

2019-03-20 09:33:50   来源:人民网-四川频道   作者:王波

2003年8月,为响应“青白江区省内对口援藏支教十年计划”,23岁的单身老师徐韩飞毅然选择了前往四川省甘孜州新龙县中学援藏支教一年。

  \
 
徐韩飞与同学在篮球比赛上合影。
 
  2003年8月,为响应“青白江区省内对口援藏支教十年计划”,23岁的单身老师徐韩飞毅然选择了前往四川省甘孜州新龙县中学援藏支教一年。那一年,是他从教以来最开心的时光。2016年9月,当徐韩飞再次得知四川省内对口帮扶工作正在报名时,他再一次主动报了名。这一次,他来到甘孜州九龙高级中学挂职副校长,从此与藏区教育事业结下了深厚情缘,并在2018年9月,选择继续留在九龙高级中学开展为期两年的援藏工作。
 
  当问到他为什么还要选择留下时,他说:“我想善始善终,我带的那些学生不愿意因为我个人援藏期结束而换老师,他们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他们。”
 
  千里“家访”路,用真诚换来家长信任
 
  徐韩飞惦记学生,如同时常惦记自己远在成都的孩子。由于学校地处山区,学生们都是寄宿制上学,条件十分艰苦,甚至还常有学生因家庭贫困而面临辍学等问题。
 
  2017年3月,学生们陆续返回校园,但语文科代表志玛拉姆却迟迟几日未归。徐韩飞找来几位同学问了问才知道情况,志玛拉姆家里有5个兄弟姐妹,且父母都是农民,没有什么技能,平时只能靠种养和父亲打零工支撑生活。这次开学,志玛拉姆的学费实在凑不出了,父母就干脆让她辍学了。了解之后,徐韩飞想到这个勤奋、懂事,成绩好的孩子可能就此与学习再无关系,他下决心要帮助志玛拉姆。经过3个多小时的山路跋涉,徐韩飞终于到达了志玛拉姆家。“没办法,娃儿她两个哥哥都在上学的,确实没有钱,供不起。再说女娃儿读那么多书也没多大用处。”志玛拉姆父亲对徐老师说这话的时候,志玛拉姆一直躲在屋里,不肯出来见老师。
 
  徐韩飞耐心地听着,内心却无比沉痛。只在离开时对志玛拉姆父亲说:“女娃儿也应该多读书,我收入也不高,这2000块钱你拿着,大人们再苦也不能苦着孩子。”孩子的父亲眼睛开始湿润,母亲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我女娃儿能遇上你这样的老师,真的是她上辈子修的福,你真是比我们当父母的还要关心娃。又一个星期一,志玛拉姆来到了学校,她看向徐老师的眼神里,除了感激,还有许多对未来的憧憬。现在,她成绩一直保持着全年级第一。在操场上,志玛拉姆快乐得像一只小鸟。
 
  “在九龙两年半了,这一届学生终于即将毕业。山区里像志玛拉姆这样的学生以前有很多,我去到学生家里做工作的时候也很多,家访中走过的路,不说一千也至少有八百了。这几年国家大力实施精准扶贫,我也要感谢祖国,让我能在学生越来越好的求学环境中与学生们一起分享快乐、共同成长。”徐韩飞这样说。

\
 
  徐韩飞在课堂上与同学交流互动。
 
  “个性化”施教,用执着改变学生命运
 
  九龙高中三分之二的学生都属藏、彝民族,学习习惯和学习兴趣大多都不够理想。徐韩飞因材施教,他探索的分层次个性化教学,一方面坚持“辅差、补中、拔优”的教学原则,课堂上采取讲练结合、基础过关、方法总结等方式,强化学生基础知识接收掌握;另一方面坚持“重品性、重成绩、重特长”的教学思路,引导成绩相对较差的学生走多元化发展的道路,在九龙教育界中引起了较好反响。
 
  “我们都非常喜欢上徐老师的课,他上课经常旁征博引,有时候能把一堂语文课上成历史课、体育课甚至军事课,我们上他课时都不会打瞌睡。”班上甲卡比里同学这样评价。
 
  徐韩飞的悉心教学同时也换来了丰硕成果。2018年期末,他任教的高二年级6班语文平均成绩从原来全年级倒数第二跃升到了年级第三,班平成绩达到了96.3。体育尖子生从高一时的“0”变成了“4”,此外还有2名学生想学习绘画,3名学生想学习音乐。
 
  “没有徐老师,我估计早就放弃自己了,因为我成绩实在是太差了。还好徐老师鼓励我,说我身体素质好,跑步那么快,不去考个体校可惜了。现在我一直在学习体育专业课程,明年高三还有一年时间,争取考个四川体育学院应该没多大问题!”学生甲卡比里自信地说。
 
  2018年3月,学校分工调整,作为副校长的徐韩飞除了教学以外,还要分管德育工作。面对少数民族地区学生难管的“校老大”等问题,徐韩飞没有退缩。在他的建议下,针对学生抽烟、打架、早恋、翻墙出校等违纪问题,学校成立了由年级组长组成的德育督查组,设立了违纪学生反省室,在全校老师的共同努力下,学校校风有了明显改变。校长李永强曾在教职工大会上说:“徐韩飞校长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援藏教师,我们都要向他好好学习。”连续两年,学校年度考核评定徐韩飞都为优秀。
 
  做好“传帮带”,用情怀书写教育梦想
 
  徐韩飞在九龙高中的日子,不仅受学生爱戴,也深受同事老师们的喜欢。两年多来,他先后与15位老师开展“师徒结对”,向他“拜师”的老师当中,有刚参加工作的教育新兵,也有已经从教多年的资深专家。
 
  “我没有他们说的那么能干的。学校搞师徒结对,我估计他们是因为还不讨厌我,喜欢跟我聊天,所以才拜我为师的。”徐韩飞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完成教学任务之余,挂职副校长的徐韩飞总是喜欢在学校教室走廊里来回转悠。有时候,他爱静静地站在教室窗外听“徒弟”讲课,一站就是半个小时。下课后,他总爱约上两位“徒弟”坐坐,有时候喝喝茶。但坐下来的时候,更多的是讨论今天课堂上哪个教学环节的不足,哪个知识点还讲得不够透彻。
 
  “师傅在工作上是个用心的人,在生活中是个热心的人,我们能在九龙相遇,这种缘分我们都非常珍惜。可惜他迟早要回成都,这是我们每次聚会都最为伤感的话题。”年轻教师吉比莫非作这样说。参加工作两年,他就被学校评为优秀青年教师。
 
  作为青白江区第五批援藏工作队教育组组长,徐韩飞也积极协调两地教育系统完成教育帮扶任务,竭力做好全域结对帮扶各项工作。2018年以来,仅教育领域,双方学校开展互访活动达100余人次,青白江区向九龙县输送援藏老师50人,同时吸收九龙县优秀学生到青白江名校借读10人。此外,九龙高中开设的“青白江班”,平均高考升学率也已达到85%。

上一篇: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野生动物觅食困难得到缓解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