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 微信 | 微博
2019年02月20日 星期三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藏医发展

2019-02-20 13:58:59   来源:人民网   

 藏医药学是藏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藏族人民在历史长河中不断总结并丰富和发展的藏医药学是我国少数民族传统医药的瑰宝。藏医药学是历代藏医药学家在总结雪域高原地区的民族民间医药知识基础上,吸收中原、印度和阿拉伯等地区的中医药学、印度医药学和大食医药学的医药知识和文化,并受佛教理论影响,通过长期实践逐步发展完善形成的独特完整的医药学科体系。藏医药学具有历史悠久、理论独特、内容系统丰富等特点,是仅次于中医药学的一个具有完整医学体系的传统医学体系,几千年来为藏区人民的健康和繁衍昌盛作出了重要贡献。

  藏医药学是藏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藏族人民在历史长河中不断总结并丰富和发展的藏医药学是我国少数民族传统医药的瑰宝。藏医药学是历代藏医药学家在总结雪域高原地区的民族民间医药知识基础上,吸收中原、印度和阿拉伯等地区的中医药学、印度医药学和大食医药学的医药知识和文化,并受佛教理论影响,通过长期实践逐步发展完善形成的独特完整的医药学科体系。藏医药学具有历史悠久、理论独特、内容系统丰富等特点,是仅次于中医药学的一个具有完整医学体系的传统医学体系,几千年来为藏区人民的健康和繁衍昌盛作出了重要贡献。

  藏医药学学科内涵丰富,医学体系成熟,发展规模庞大,是中国少数民族传统医学的典型代表。藏医药学不是藏医和藏药的简单相加,而是一个成熟的传统医学学科体系。藏医药学以“三因学说”等理论为基础,具有独特完整的医学理论,建立了完善丰富的诊断治疗体系,尤其对治疗高原地区的常见病、多发病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发展了临床经验之上的药物学,是独具特色的少数民族医学体系,是传统医学的重要分支领域。藏医药学的形成和发展,为藏族人民在雪域高原及附近地区的生存和繁衍作出了重要贡献。藏医药学也随着文化交流传播到中国的其他地区及海外,为整个人类的保健事业作出了贡献。

  藏医药学现代发展

  进入80年代以来,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整体发展,藏医药学的发展已经从过去封闭状态逐步走向现代和开放,进入了繁荣兴盛的新时期,在藏医药传承与发展、藏医药高等教育、医疗机构和水平、藏医药科学研究和学术交流等方面均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和丰硕的成果。

  藏医药学历史悠久,其医药学文献之丰富仅次于汉族中医药学。藏医药学卷帙浩瀚,古籍文献数目不下三千余种,记载了数千年来藏医学的医学理论与实践经验,蕴藏着丰富的哲学思想和生命科学信息,凝聚了藏族人民自强不息的精神追求和历久弥新的精神财富,是世界现存传统医学中理论和实践资料最为丰富、原始形态保存最好的医药学之一。在藏医药学传承发展方面,近年来挖掘和整理了大量的藏医药文献资料。规划完成了“藏医药经典文献集成丛书” 的古籍整理编篡工作,已出版发行 100 部,主要包括《月王药诊》、《四部医典》、《晶珠本草》等。编著出版的有《迪庆藏药 》、《藏药志》、《中国藏药》、《中国藏医药大全》等 60 部著作。编著了全国高等院校藏医学专业教材共26 套,基本涵盖了藏医药学专业的学科领域。2012年中国迄今规模最大的藏医药文献编纂工程《藏医药大典》正式出版发行。《藏医药大典》全书60卷,附总目1卷,6000万字,分为藏医学史、古代医籍、四部医典、临床医著、药物识别、药物方剂、药材炮制、仪轨颂词等8大总义78章492节,收录了638部藏医药经典古籍和近现代代表性论著,涵盖了藏医药学从理论到实践几乎所有的内容,时间跨越从公元前七世纪至今2900多年的历史,将搜集到的1150余种藏医药古籍文献,历经文献考证、分类、复制、辑校、审定、编辑、排版、印刷等艰苦复杂的过程编纂而成。《藏医药大典》从藏医药古籍文献搜集整理到出版发行,历经二十余年时间,由青海省藏医药研究院从九十年代初开始组织编纂工作,成立了以青海、西藏、甘肃、四川、云南、北京等省区市藏医药专家和文献研究骨干组成的编纂委员会,先后有近千名专家学者参与了这一规模空前、内容浩繁的艰巨工程,在编撰过程本着“尊重原著、甄正勘误”的原则,对底本中出现的残缺错漏等问题,在保留古籍文献的原貌和风格的同时,参考大量权威文献和专家论证,进行改正、补充和说明,充分体现了文献研究和学术价值,首次突破藏医药古籍综合论述的编写体例,按照时代、类别、内容进行了科学细密的分类,使大典篇章合理、条理有序,查阅方便,通过认真细致的版本甄别、底本对校、文献勘误、补残补漏、文稿审校等辑校工作和国内权威藏医药专家多次审定,确保了大典的编纂质量,这一工程凝聚了藏医药界的集体智慧与心血,期间得到了国家科技部、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部门和各省区的大力支持。《藏医药大典》是对藏医药学理论、实践和历史成就的一次全面系统的集成,充分展示了藏医药学的完整体系、博大精深和源远流长。

  藏医医疗机构和医疗人员增长迅速。目前在西藏、青海、四川、甘肃、云南等主要藏族聚居地区都设有藏医医疗结构和专门管理藏医药的卫生行政机构。据资料以西藏地区为例,以拉萨为中心的藏医服务网络已形成,在西藏自治区有独立的藏医医疗机构17所,70个县设有藏医科,在编藏医药工作人员1850人,民间具有个体行医资格的藏医660人,其服务可覆盖全区大部分地区,在各级藏医院中,全区年门诊量达到60万人次,平均门诊量已超过同级医院的平均门诊量。1992年北京建立藏医院,目前,北京藏医院已发展成为一个以藏医为主,民族医、中医、西医结合,医疗和科研结合的具有民族特色的国家级民族医疗机构。

  藏医药教育事业自80年代以来迅速发展,在西藏、青海、甘肃、四川等地都已建立了培养藏医药人才的医学院或医学系,一些县还设有藏医学校,培养大学生、中专生等不同层次的藏医药专门人才。1989年9月,西藏大学藏医学院正式成立,1993年2月经国家教委批准独立设置为西藏藏医学院,是国内第一所独立设置的培养高层次藏医药专业人才的高等学府,1999年开始招收硕士研究生,2004年与北京中医药大学联合培养博士研究生。1987年,青海藏医学院建成,1992年开始招收专科生,1995年开始招收本科生,2003年开始招收硕士研究生。成都中医药大学民族医药学院1992年开始招收藏医专科专业,2001年开始招收藏医本科专业,2007年开始招收藏药本科专业。中央民族大学2002年开始招收藏医专业本科生,2007年国家民委-教育部共建重点实验室正式成立,招收民族医学专业研究生,2008年成立中国少数民族传统医学研究院。

  在藏医药科学研究方面,国内多家高校、科研院所、藏医医疗机构和藏药企业开展了深入的藏医药科学研究工作,如中国藏学研究中心藏医药研究所、中科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成都中医药大学、中央民族大学、中南民族大学、西藏大学、青海省医学院、青海省藏医院、金诃藏药、奇正藏药、晶珠藏药等单位,承担了多项国家级和省部级藏医药学科研项目。如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藏医药治疗消化道溃疡的临床研究”、“藏医药治疗胆石症的疗效观察”、“藏医药治疗乙型肝炎的疗效观察”等科研课题。一些传统藏药经过藏医药研究人员的精心研究,现已找到了将传统炮制加工与现代高新技术手段相结合的新制药方法,千百年来一直依靠手工制造的藏药现已开始在自动化流水线上生产,一批高技术含量的名优藏药陆续问世,有些产品远销美国、日本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

  藏医药学术交流日益广泛,近年来召开的国内和国际藏医药学学术会议主要有:1983年在意大利威尼斯召开第一届藏医药国际会议;1988年在青海湟中县召开藏医药学术交流会;1998年在美国华盛顿召开第一届藏医药国际会议;2000年在中国拉萨召开2000国际藏医药会议;2002年在奥地利Graz大学召开东西方传统医学大会其主题为藏医药的研究和讨论;2003年在美国华盛顿召开第二届藏医药国际会议;2003年在英国牛津召开国际藏学研讨会;2006年在瑞士日内瓦召开Tibetan Medicine Congress;2007年在印度Dharamsala召开的Seco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the Central Council of Tibetan Medicine;2008年在印度召开National Seminar-Cum-Workshop on Tibetan Medicine;2011年在成都召开全国藏医药学术会议;2013年在拉萨召开全国首届藏医骨伤学术交流会议等。

  藏医药在治疗某些疑难病症和常见病症方面的独特效果,在西藏及其毗邻地区有极大的影响,在欧洲和北美也有良好的声誉。多个国家和地区也设有一些藏医医疗、教育、科学研究机构,如俄罗斯科学院西伯利亚分院、Shang shung Institute藏医药国际学院、以色列Hadassah大学附属医院天然药物研究中心和瑞士Padma AG公司等,其中后两者是国际藏医药研究的积极参与者。

上一篇:西藏阿里:千山之巅,信仰之巅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