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浏览 | RSS订阅
 
会员登陆:     VIP功能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政策法规 » 示范区专刊信息 » 正文

示范区专刊2017年第1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2-12   来源:cfrd   浏览次数:621
 

莆田市出口鞋类质量安全示范区

专刊
(第1期,总第90期)
莆田检验检疫局编             二〇一七年一月十四日
★本期导读★
本期精心选编“行业预警”、“行业动态”、“环球速递”等栏目,提醒鞋靴生产厂家关注阿根廷纺织品和鞋类成分标签新规、美国俄勒冈州儿童用品中高关注化学物质申报规则以及美国进口产品危机应急处置系统等预警信息,希望广大企业引起重视;介绍了昔日休闲鞋服巨头如今许多无人问津的原因、女鞋企业星期六收购时尚网络公司 经营战略升级等行业动态信息,广大鞋企可从中学习经验;总结了2016年鞋服行业的一些重大事件,希望各制鞋企业能够从本期信息中得到启发,从中受益。

★行业预警★

   阿根廷发布纺织品和鞋类产品成分标签的决议
2016年12月6日,阿根廷贸易秘书处发布第404/2016号决议,要求纺织品和鞋类产品的国内生产商和进口商在60天内向贸易秘书处提交成分声明,内容包括纺织产品的纤维成分比例,以及鞋类材料的成分及比例。该决议旨在调整现有的管制和验证程序的要求,以确保消费者能够获得完整、准确的产品信息。



美国俄勒冈州发布儿童用品中高关注化学物质申报最终规则

2016年12月23日,俄勒冈卫生局颁布了修订《无毒儿童法案》儿童健康高度关注化学物质(HPCCCH)申报规则333-016 的最终版本。
根据规定,在俄勒冈州销售或提供供12岁以下儿童使用的儿童产品需对儿童健康高度关注化学物质进行申报,除非产品或者制造商被豁免。
这些产品包括设计或帮助儿童吸吮或出牙、睡眠、松驰、喂哺的产品,以及儿童服装和鞋履、汽车座椅、儿童化妆品、儿童珠宝和玩具,以及上述这些产品的任何部件。
但不在管制范围内的产品包括:防滑钉运动鞋、电池、BB枪及弹丸枪和气枪、单车和三轮车、化学组件、消费电子产品包括个人电脑等、娱乐互动软件、模型火箭、小刀及多刃刀具、直排轮溜冰鞋、滑板车、金属尖端飞镖、投石器及弹弓、冰上运动器材、运动器材及配件、某些视频玩具、食品和饮料。
制造商指儿童产品的生产商、进口商或国内分销商。
要求最晚自2018年1月1日开始,生产商对在俄勒冈州销售或提供用于销售的含有儿童健康高度关注化学物质的儿童产品须按要求每两年一次申报相关产品信息:
——如果制造商特意添加,且浓度大于实际量化极限(PQL);或者
——作为污染物,含量大于或等于100ppm。
2018年1月1日到期的申报适用于在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间在俄勒冈州销售或提供用于销售的儿童产品。未来通知适用于在过去两年期间销售或发售的儿童产品。
豁免要求:
——全球销售额少于500万美元的制造商将自动豁免受汇报要求约束。
——如果制造商能够证明其产品是受到高度关注化学物质污染,而且制造商亦已实行生产控制计划来尽量减少儿童产品受污染,则可申请豁免汇报。
目前俄勒冈州申报规定的HPCCCH清单共有66种化学物质,这些化学物质与华盛顿州及佛蒙特州儿童安全产品法案中提到的化学物质相同。申报将包括以下信息:
——化学物质的名称及其注册CAS #;
——产品类别;
——儿童产品中化学物质的功能描述;
——每种产品中单个产品里含有的化学物质的数量范围;
——制造商的名称及地址、联系人及电话;
——代表相关行业的行业协会的名称及地址、联系人及电话;
——其它任何相关信息。
《无毒儿童法案》实施分为三个阶段:
第1阶段:法案SB 478要求俄勒冈卫生局在2016年1月1日前建立生产商必须申报的儿童健康高度关注化学物质清单及其化学物质信息。儿童健康高度关注化学物质清单每3年审核一次,每次审核可移除或者加入某些化学物质,但最多加入5种化学物质。
第2阶段:法案SB 478要求儿童产品制造商向俄勒冈卫生局对产品中含有的清单物质进行申报。
——第一轮申报截止日期为2018年1月1日,除非俄勒冈卫生局成功批准了其生产控制计划豁免请求。
——自2018年1月1日起,非豁免制造商被要求每两年一次申报,直到制造商移除产品中的高度关注化学物质,或者在俄勒冈州停止销售含有高度关注化学物质的产品。
第3阶段:法案SB 478要求非豁免制造商移除产品中的高度关注化学物质,或者在其在第三次被要求每两年一次申报中向俄勒冈卫生局申请豁免(第一个截止日可能是2022年1月1日)。
如果制造商申请豁免,制造商需证明:
——在产品正常使用情况下,关注化学物质没有从产品转移到儿童身体上;或者
——进行物质替代物评估,证明移除或者取代高度关注化学物质在经济或者技术上不可行。
如果制造商采用另一种化学物质取代产品中的高度关注化学物质,法案SB 478要求必须向俄勒冈州呈交危害评估。评估文件中必须证明替代化学物质比被取代物质危险性低。

美国推出进口产品危机应急处置系统
2017年1月6日,美国农业部食品安全检查署(FSIS)消息:为加强进口肉类、禽类、蛋制品危机情况管理,FSIS推出了政府机构合作信息“突发信息交流”系统,用于相关产品的进口商通过海关边境保护局(CBP)自动商业环境(ACE)界面实现与FSIS进行及时信息交流。
该系统主要用于相关货物在等待检测结果情况下进入流通领域、或未经FSIS监督检查情况下进入流通领域、部分或全部产品经FSIS检查不合格情况下进入流通领域、以及产品不合格整改过程中进入流通领域的应急处置管理。据悉,2016年度已有57家海关代理公司(人)、约40%进口货物申请试用“突发信息交流”。
★行业动态★

户休闲鞋服2016转型之殇 昔日大牌如今无人问津
“80后”们,或许还记得总是多看几眼美邦店前周杰伦海报的日子,在SHE的歌声里试穿达芙妮的日子……不过,这些与青春有关的品牌们在2016年正加速没落。
对于不少休闲服饰和传统鞋企来说,关店仍是今年的主旋律。而淘品牌们除了纷纷落地实体店,也接过了服企上市的大棒。曾被捧上天的快时尚品牌,今年也闪了下腰:业绩纷纷承压。放眼望去,多数服企都在转型,但这条路走得并不顺畅。
传统鞋企关店不休竞转型
听着SHE《月桂女神》的歌声,乐此不疲地试着达芙妮的鞋子,这曾是不少“80后”女生的美好记忆。不过,达芙妮的认可度着实不如以前了。
2016年三季度内,达芙妮净关闭307个销售点,其中包括关闭了284家直营店和23家加盟店。截至今年9月30日,达芙妮核心品牌业务销售点总数减少至4840个。从2015年开始,达芙妮就因疲于应付竞争和高库存压力开始关店。
   “女鞋大王”的日子也不好过!今年前三季度,百丽鞋类店铺期内净关店239间,占总数1.8%,也就是说,平均每日至少关店2间。截至2016年11月30日,百丽在中国国内共设20630间零售店铺,其中13145间为鞋类店铺,7485间为运动和服饰店铺。业绩连年下跌,这家公司在中国鞋业市场长达7年的称霸时代已经在去年终结。
过去那种以网点的密集度来赢得市场模式的优势已被稀释殆尽。鞋子不好卖,不少企业纷纷寻求转型突破。不少鞋企在发力电子商务的同时,还进行了多元化布局,其中百丽卖起了牛仔裤,千百度收购英国百年玩具店Hamleys,而星期六则致力于打造时尚IP生态圈,出手收购了两家公司。
休闲服饰昔日大牌无人问
“牌子货”班尼路在今年年中被母公司香港德永佳集团以2.5亿元的价格卖了。1981年,诞生于香港,2003年进入内地,班尼路算是内地最早的服装品牌之一。很快就班尼路就迎来了发展高峰期,它的“学生”美特斯邦威、森马彼时才刚起步。
十余年前,正是以班尼路、真维斯、佐丹奴、以纯为代表的休闲服饰品牌的黄金发展期。乘着休闲服饰的大势,美特斯邦威、潮流前线、唐狮等“后起之秀”也开始发力,通过邀请当红明星,如米勒、周杰伦、韩庚等快速打开市场知名度。
不过,近年来,这些休闲服饰品牌却开始在服装市场上渐渐没了声音。当年的“大牌”如今的销售报表不太好看。休闲服饰品牌大规模关店事件时有发生。真维斯国际(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勋曾公开表示,“谁关店关得快,谁是最聪明的,关门店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亏损还继续经营。”
美特斯邦威开启自救三部曲
美特斯邦威,曾经的中国服装大王,以一句“不走寻常路”感染着几代人。今年又是美邦非常特殊的一年,所以有必要把它从休闲服饰中挑出来详叙。11月底,年仅51岁的创始人周成建辞任董事长以及总裁职务,由其女儿胡佳佳接棒,美邦的家族企业第二代掌门人正式登上资本舞台。
与人事变更同时宣布的还有一则交易公告,美邦与康桥实业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公司持有的上海美特斯邦威企业发展有限公司。这是美邦在两个月内出售的第二家子公司。美邦在10月份刚宣布拟出售子公司上海华邦科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
美邦接连转让股权的举动或是为了避免公司被披星戴帽的命运。今年初,还传出美邦董事长、董秘失联的消息,疑因涉徐翔案,不过最后未受牵连。美邦在2011年,美邦达到巅峰,自2012年起,业绩逐年下滑,甚至从2015年开始亏损至今。今年前三季度,美邦营收不足50亿元、亏损达1.54亿元。若美邦今年继续亏损,明年就有可能被ST。
淘品牌接过服企上市大棒
由于不是热门板块,纺织服装板块的大多上市公司前景预期缺乏想象,业绩低迷。不过,今年几家淘品牌接过服装企业上市大棒,纷纷走向上市之路,为纺织服装板块注入一剂强心针。
今年7月,韩都衣舍获批正式挂牌新三板,成为淘品牌上市第一股。6月20日,同为淘品牌的裂帛服饰向证监会提交了IPO申请的消息,拟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7月3日,证监会网站发布了茵曼、初语母公司广州市汇美时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在创业板上市的招股书(备注:茵蔓因创始人增持公司股份,目前撤销上市申请)。
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最早一批淘品牌韩都衣舍、裂帛、茵曼等集体走向上市之路,淘品牌的上市表明其已逐渐被成熟的资本市场所认可。实际上,从去年起,传统服装大佬就已开始倒追“淘品牌”:九牧入股韩都衣舍,拉夏贝尔投资七格格……全渠道开放、品牌间融合已成为必然趋势。
快时尚纷纷抱怨暖冬
2016年,全球几大快时尚品牌都增长乏力。包括优衣库、H&M、GAP、Mango在内的多个快时尚品牌财报显示,其利润增长均遭遇不同程度的下滑。唯一算得上还可以的只有Zara。
10月,H&M集团发布的财报显示,公司9月全球销售仅取得1%的增长,为过去一年最低增速;净利润48.2亿瑞典克朗,同比下跌9.2%,这是其连续五个季度利润下滑。三大快时尚品牌之一的优衣库也不太好过,其2016财年营业利润与净利润双双下降,降幅分别为22.6%和56.3%。
几年前,性价比高、上新速度快的快时尚品牌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市场高歌猛进,如今,它们无一不在为快速扩张之后的瓶颈期苦苦挣扎。在谈到增长乏力的问题时,几大快时尚集团一致认为,近年来的暖冬是罪魁祸首,另外就是汇率影响,以及减价促销带来的恶果。面对疲软的状态,几大快时尚品牌仍然不放弃在中国和亚洲其他新兴市场的扩张。
走出去服企发力海外收购
服装领域的海外并购正在加速。今年,就出现了山东如意13亿欧元(约合人民币96.7亿元)收购法国轻奢服饰集团SMCP的控股股权、歌力思2.4亿元收购唐利国际65%的股权及歌力思3.7亿元控股法国时装品牌IRO三起涉及资本过亿元的投资。
此外,上海时装品牌维格娜丝又买下了中国消费者极为熟悉的韩国“小熊”Teenie Weenie,女装品牌玛丝菲尔、朗姿股份,男装品牌利邦等也均落子于海外并购。目前,国内相对宽松的海外并购政策,中国日益提升的国际影响力使得国外的服装巨头意识到与中国企业合作的重要性。同时,欧债危机给中国企业提供了低价收购欧洲企业的契机。
投资海外表面上看起来风光无限,令人激动万分。但作为一种商业行为,其背后的原因还是离不开资本运作的目的。对中国的纺织业而言,中国服装企业的海外并购案例,成功有之,失败案例也不少。国际经验显示,鉴于信息不对称和文化等因素上的差异,即便并购成功,如何真正产生好的效果亦是难事。



女鞋企业收购时尚网络公司 是经营战略升级?

曾被誉为中国内地女鞋企业第一股的星期六(002291.SZ)日前宣布旗下的佛山星期六时尚产业并购投资合伙企业拟以3.94亿元的现金方式收购北京时尚锋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时尚锋迅”)和北京时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时欣”)控股权。
提及北京时欣和时尚锋迅这两个名字,人们也许不太熟悉,但若是说OnlyLady女人志网和闺蜜网,爱美的时尚人士一定不会陌生,前者即为后者的母公司。星期六方面表示,上市公司将以此为契机,提升公司的市场竞争力和盈利能力,逐步实现公司经营战略升级,以实现公司打造时尚IP 生态圈的长远目标。
然而,一家主营业务为女鞋的企业为何要选择去收购时尚网络公司?
纵观如今国内的鞋服行业,随着消费升级、品牌老化让国产女鞋公司陷入集体低迷的困境。延续去年的颓势,今年几家上市鞋企的表现依旧不尽如人意。
作为中国鞋业规模最大的公司百丽国际控股有限公司(01880.HK)(下称“百丽”)的鞋类业务去年第三季度同店销售同比下跌13%。回顾2016年,百丽鞋类同店销售一直呈下滑态势,第二季度和第一季度分别下跌10%和16%。星期六也同样表现不佳。这家公司在2016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10.96亿元,同比下降9.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54万元,同比下降25.97%。星球六方面的解释称,受宏观经济和消费者购物习惯改变的影响,零售行业线上线下渠道增速持续放缓,对公司目前主营业务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
“市场需求持续低迷,公司的销售量和利润出现大幅下滑;租金、人工等成本不断攀升,使公司盈利空间出现缩水”。中投顾问轻工业研究员朱庆骅告诉本报记者,导致上述的传统品牌女鞋公司业绩出现下滑还有一个原因,“如今的百货商场竞争激烈,对女鞋销售渠道结构造成影响。”
咨询公司罗兰贝格在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中也指出,受消费需求快速更迭及百货渠道日渐式微的影响,传统老牌女鞋企业纷纷面临重大下滑困境,短期内扭转困难。以大东为代表的低价革鞋品牌,以及以Zara和H&M为代表的快时尚跨界品牌正快速成长。
传统鞋企早就意识到了行业的疲软并在积极推进各种改革,比如各大品牌在零售终端销售网点推行了新的会员等级制度开设多品牌集合店;加大电商销售,采用B2B及B2C两种模式并行等等。但从近期公布的业绩上来看,这些都未能对企业的业绩有明显促进。换而言之,这些改善力度不及预期,起效较缓慢。
百丽鞋业集团CEO盛百椒早前甚至表示如果百丽不转型就会慢慢死去,但他并未言明百丽未来的转型方向。
相对而言,百丽目前依旧在鞋业市场上处于龙头老大的地位,而其它的鞋企早前为了取得一席之地,曾经主打与之不同的个性差异化牌,但随着行业竞争者日渐增多,且更加细分化,这些中等规模的鞋企开始寻找其它的发展途径。
千百度(C-Banner) (01028.HK)早在2015年就斥资近12亿元收购了拥有超250年历史的英国著名玩具店哈姆雷斯(Hamleys),直到2016年10月,第一家哈姆雷斯落户于南京。作为一个新进入者,目前哈姆雷斯与反斗城、迪士尼在名声传播以及规模上尚无法相提并论。不少人对此的疑虑是,花巨资收购与主业完全不相关的业务品类,如何运营对于千百度来说将是一大挑战。
星期六或是已经意识到在女鞋生意上难有起色,这家公司在2016年3月宣布将公司名称由“佛山星期六鞋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星期六股份有限公司”,此举被认为是意在弱化鞋业主业,为日后的多元化铺路。
更名后的星期六在探索构建时尚IP 生态圈的路上不断探索,2016年7月,公司联合广州琢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新余创嘉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共同成立北京奥利凡星产业并购基金,总规模5 亿元,用于投资IP 孵化运营和网红经济领域。
最新收购的两家互联网公司早前以女性垂直网站业务起家,收购所需的近4亿元资金对于星期六而言并不是一个小数目,2016 年上半年,这家公司的营收也才7.09 亿元。交易完成后,星期六将拥有时尚锋迅 83%股权和北京时欣 80%股权,而这两家公司的业绩也将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对于星期六来说,能否玩转网红、达人、直播等当下最热的产业还是一个问题。不过公司也同样持谨慎态度,称新的发展战略需要一定时间推进落实,难以在短期内对经营业绩产生较大影响。








★环球速递★
盘点那些2016年国内外服饰业并购的大事

2016年,服装界涌现各种收购事件,它们依然是企业并购潮中亮丽的风景。上一期,我们报道了目前中国服装品牌海外并购的现状。今天,我们一起来盘点2016年国内外服装业内并购大事件,看看并购的主角分别是哪些品牌,他们并购的目的是什么呢?
   LV大厦被梁安琪收购
  今年8月,LVMH集团将其上海“LV大厦”股份卖给“澳门赌王”何鸿燊的第四任妻子梁安琪,而此前,曾传闻LVMH和何鸿燊将大厦股份出售给国际私募基金黑石集团。
  LVMH出售股份后,意味着梁安琪成为尚嘉中心的唯一持有人。

  歌力思2.7亿收购百秋网络
  今年8月初,深圳女装歌力思发布公告:以自有资金2.775亿元收购百秋网络75%股权, 同时通过百秋网络间接控制其全资子公司百秋电商。
  百秋网络所运营的品类包括服装服饰、箱包、鞋类,其运营的服装服饰类及轻奢品类目前发展较快,电商代运营的品牌包括魅力惠、Fossil、GEOX以及C.P.U.等。
  电商已是服饰品牌增长的新动力,这次歌力思收购电商代运营公司证明了电商渠道的重要战略位置,歌力思以10倍溢价收购百秋网络及百秋电商,更被视为其掌门人夏国新对于布局线上的重要手段。

  歌力思5115万欧元收购法国品牌IRO
  今年6月下旬,歌力思首次进行全球控股收购,以5115万欧元收购法国品牌IRO,成为国际品牌控股公司,这一动作或为其进军海外市场规划布局。
  据了解,“IRO”品牌定位于轻奢设计师品牌,由Laurent Bitton和Arik Bitton兄弟兼音乐界资深人士创立于2005年,业务同时在欧洲与美国启动,奠定了其国际化的基因。“IRO”以年轻创新、干练简洁的法式设计见称,辨识度强,酷感实穿的皮制品、夹克、连衣裙及休闲时T恤尤受欢迎。

  波司登收购深圳女装品牌Jessie
  今年7月,中国羽绒服制造商波司登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宣布,收购深圳女装品牌Jessie杰西剩余70%股权。
  据统计,Jessie杰西女装占波司登集团非羽绒服业务40.3%份额,2016财年波司登非羽绒服业务总收入为8.261亿港元。

  Delta Galil以1.2亿收购VF集团品牌
  今年7月,以色列女用贴身衣物、内衣和运动服制造商Delat Galil Industries收购VF集团旗下的现代品牌Contemporary Brands,该交易价值1.2亿美元。
  该协议包括高档牛仔品牌7 For All Mankind、女性运动衣品牌Splendid及Ella Moss,此举预计能为Delat Galil的主力产品增加超过3亿美元的年度销售额,同时预计能增加Delat Galil 2017年的盈利。
  DelatGalil表示,此次交易反映着Delat Galil品牌努力成长的结果,及策略性拓展其全球业务足迹。

  Samsonite收购美国箱包品牌Tumi
  今年3月前后,全球最大品牌行李箱制造商新秀丽国际有限公司宣布,已经完成对美国箱包品牌Tumi的收购。
  新秀丽CEO在交易后表示,对Tumi的收购是补充集团高端品牌空缺的“转型性”策略交易。

  Mayhoola收购意大利高级男装品牌
  今年8月,卡塔尔王室投资机构MayhoolaGroup(下文简称Mayhoola)全面控股意大利高级男装品牌Pal Zileri。据报道称,Mayhoola已收购了Pal Zileri母公司Forall Confezioni SpA100%股权。
  据了解,近几年,卡塔尔投资者在欧洲掀起一系列收购热潮,不断扩大他们在时尚、零售和房地产领域的投资组合。

  Sharon Young收购女性高尔夫球服装品牌
  今年年初,美国达拉斯多品牌运动服饰制造商Sharon Young有意扩大其他品类的运动服,收购了两个女性高尔夫球服装品牌,其中完成了对已申请破产的丹佛运动品牌Sport Haley and Bette&Court的收购。
  Sharon Young CEO表示,会继续集中投入到高尔夫球运动产品中,但同时还会加入更多高性能产品。这些产品线的分布不同,可以帮助公司走向多样化,同时可以扩张到网球运动、瑜伽运动和男装运动服饰领域。


 
 
 
[ 文章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 返回顶部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文章
点击排行
 
 
主办:中国鞋业研发设计中心、国家鞋类检验中心、全国橡胶工业信息中心鞋业分中心、莆田市鞋业协会
网站首页 | 网上鞋城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中心机构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2008-2014